遺忘!多麼令人神往!

 

聽說,在印地安語裏加勒比海的意思就是遺忘的大海。也聽說,在那遺忘的大海裏有座被已滅絕的阿拉瓦印第安人所稱之「水與樹木之島」,島上盛產全世界最頂級的咖啡,也盛產曲折離奇的傳奇,從Henry Morgan的海盜傳奇、雷鬼之父Bob Marley的音樂傳奇,到主張「回歸非洲」的黑人領袖Marcus Garvey之文化傳奇。也聽說,那裏暖暖的天空像天鵝絨一般柔軟,帶著鹹味的微風自海上吹來,熱帶植物濃密蒼綠、而隱形的昆蟲交響樂圍在灌木叢裏,不時的演奏著精彩的交響曲。於是,我飛躍過遺忘的海,來到加勒比海西北部這座頂著「加勒比海靈魂」之稱的島國-牙買加。

 

如果愛因斯坦說的對,這個世界真的是由兩個相對的世界所組成,那麼,我們生活的世界之外,永遠都會有著一個我們所不熟知的世界存在。也許,愛因斯坦早已來過牙買加,因為來到了牙買加,這才發現這裏存在著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是外面世界所見的典型加勒比海迷人島嶼,藍藍的天、微微的風、綿延的細白沙灘、優雅豪華的酒店和音樂節奏強勁的沙灘派對。這些原汁原味的景觀,都是真實的,也因為這樣的遠景,使得旅遊業成為牙買加最強大的無煙囪工業。另一個是錯縱複雜的生活潮汐和人文歷史,作為一個遊客我們傾向于選擇遺忘,唯有當我們仔細計畫的假期,因為一項政治抗議、一次罷工甚或是一次軍事政變被破壞時,才會被喚醒而意識到的:人不能只靠新鮮空氣、椰子汁和加勒比海的微風而活,這裏居住著真正的人,他們也有日常生活中普遍的問題,和面對著日益進步的現代社會之自我認同,以及有時候甚至連音樂也無法取代的眼淚...

 

坐落在島東南岸海灣內的京士頓(Kingston)是牙買加的首府,綿亙的藍色山脈薈蔚蒼翠的漂浮在雲霧之間,那就是生長著全世界極品咖啡的藍山,縹緲的遠山像咖啡飄散出的陣陣煙霧吸引著我,跳上了四輪傳動車一路開往藍山John Crow國家公園的Hollywell活動區,這裏是攀登藍山的入口,有無數條登山小徑可深入高山,也有無數個野餐區讓遊人來此觀景賞鳥,山在霧靄裡、空氣沁涼而冰冷,據說,最頂級的藍山咖啡生長在多雨、潮溼、多霧又險峻的北坡,一粒粒的咖啡豆全得靠人工採擷而來。我坐在瀰漫著冷的山中木屋,凝視著那遙不可及的迷霧森林,想著咖啡那酸中略帶苦澀又甘醇的滋味,莫非是以人生百味為養份呢。俯瞰而下,整個京士頓一覽無遺,市中心商業區的新京斯敦,飯店、銀行、商業大樓等高樓建築羣在藍色山嶺的襯托下,洋溢出現代化熱帶城鎮的氣息,而藍山山麓那個名為比華利山的山坡上,接續著一座座連洛杉磯比華利山也比不上的精緻住宅,只是當你的眼光往旁一偏,那麼你仍可清楚看見佔據這城市很多面積那雜亂無序的貧民區,悠然見藍山,可我心情怎麼也瀟灑不起來。

 

回到了市區,街上一個個一頭拉斯法理(Rastafari)教徒典型編髮辮、穿著印著雷鬼音樂之父鮑伯瑪利(Bob Marley)T恤的黑人搖晃而過。七十年代鮑伯瑪利用充滿牙買加陽光的聲音,唱出加勒比海地區非裔人民與殖民母國千絲萬縷的糾纏、尋求解放與自我重建的內心深處,刻下他們屬於加勒比海這片陌生土地的第一個標記與希望,而被尊稱為「音樂的救世主」。一直至今,雷鬼樂仍然是牙買加黑人的精神出路,在五線譜之間跳動的既是佔據空間、在此生存的誓言,也是居無所屬、惶惶然之心靈無盡的憧憬。古老的非洲如此遙遠,而鮑伯瑪利的博物館就在希望路。

 

牙買加的水源極為豐富,淙淙的泉水奔流在山間谷地和崖壁的裂縫,匯聚成無數的河流和川澗流瀉入海洋,全島的大小河流不下數百條,像一條條編織在翠綠地毯中閃閃發光的銀絲帶,這些河流又各具特色,更有著充滿想像力的精采名字,像是黑河、白河、銅河、牛奶河、香蕉河等等,不過蜿蜒在奧喬裏約(Ocho Rios)的但士河瀑布(Dunn's River Falls)是牙買加最有名氣的一條河。奧喬裏約在西班牙文中意為八條河,位於島的北部,距離京士頓約兩小時的車程,是加勒比海豪華郵輪主要的停靠站,距此外不遠的發現灣,就是西元1494年哥倫布發現牙買加時的最初登陸點,哥倫布的雕像和古舊的炮臺仍在那裏眺望著大海,再過去約五公里處,即是當年西班牙人被英國人打敗時愴惶逃走的逃命灣,綿延的海岸線竟似牙買加濃縮了的歷史,平鋪直訴說著她那曲曲折折的過往。

 

攀登瀑布河是奧喬裏約最熱門的觀光節目之一,全長六百呎但士河,屬於礦泉水質,狹長如廊的河道,形如層層堆疊的結婚蛋糕,夾岸是茂盛的熱帶闊葉植物、羊齒科植物、野薑花、蘭科植物和麵包果樹,奔放的水瀑順著階梯狀的石灰岩壁直流而下奔向加勒比海。挑戰瀑布從海灘開始,專業的嚮導讓我們換上泳衣、膠鞋,發揮友愛精神,大家手牽著手連成一線,一層一層的溯河往上爬,濕滑的河床製造了不少的「笑」果,端急水流像股強烈水柱,常把一長串的人們衝的東倒西歪,有趣極了!到了中途,嚮導讓我們停下來想受天然的水瀑spa,水花飛濺在身上涼氣侵身,真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之感」,不過,我終於體驗到了「魚躍龍門」需要付出多少的耐力和體力了!

 

離開京士頓,道路就變得狹窄蜿蜒,又有很多的坑坑洞洞,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似的麵包車一路顛跛,司機把車開得奇快,山路、坡道、轉彎處都以八、九十碼的高速行駛,讓你一下子左傾一下子右斜,心驚膽跳深怕被彈了出去。牙買加的交通全靠公路,有條景色優美的環島公路,卻沒有完整的環島公共交通系統,想搭公共交通工具環島一圈,需要不斷的換車。在京士頓遇見的牙買加人,經常只是掛著對待觀光客的制式笑容,使人忽略了他們也有熱情的生活面,就在這擠啊倒的強迫肌膚之親下,沒多久這密閉擁擠的小空間就被擴大成一個大社區,有人嘰嘰喳喳的說著小道消息,有人急於和我你分享經驗,幾乎每個人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要去哪?住哪?幹嘛?需要甚麼幫忙嗎?

 

我說去蒙地哥灣(Montogo Bay),他們說:Mo Bay!Boonoonoonoos!(棒透了)。做啥?這意見可多了。玫瑰廳、鬥雞山、Appleton蘭姆酒莊、泛舟…,不到兩小時的車程,他們幾乎已把牙買加的地理、雷鬼音樂、藍山咖啡、香蕉、大麻煙、海盜和白女巫的傳說全給講光了。亞買加人說的Creole語是一種混合了英語與歐、非洲語系的混合語,腔調怪異難懂,我可是用最高度的集中力去聽,並不時注意對方的肢體動作,總算聽懂了個大概,卻也因此忘了顛跛之苦。下了車,我發自內心的回了他們:Boonoonoonoos!揮手道別,因為,那種感受真是棒透了!

 

蒙地哥灣是牙買加北部的旅游重地,人們暱稱其為夢灣,月牙型的湛藍色海灣、綿延的白砂灘一望無際,又有翠綠的山嶺作為背景,是歐美觀光客最喜歡來享受日光浴的理想休閒地,月牙型的海灣散落著無數融合著英國殖民風格與加勒比海情調的度假飯店和別墅,多數的海灘像是Cornwall)海灘上還設有水上活動專屬區域,牙買加幾座世界級高爾夫球場包括Half Moon、Tryall、White Witch、Cinnamon Hill等也都位於蒙地哥灣週邊,市區主要街道的格洛斯特大道(Gloucester Avenue)上,每間酒吧幾乎是美酒音樂不歇。但是,陽光普照的夢之海灣,也曾有過憂鬱黑暗的歷史,蒙地哥灣中央的山姆夏普廣場(Sam Sharpe Square),廣場之名取自牙買加的民族英雄山姆夏普,他是出生在夢灣的一位黑奴之子,因為識字而進入教會,意識到人類原是生而平等的,於是在1831年的聖誕節領導黑人奴隸起義,結果被英國當局吊死在廣場,廣場西北方的觀光服務處,就是從前拘留和烤打逃亡黑奴的牢獄。

 

蒙地哥灣也是遊覽牙買加西北部各主要景點與美麗海灘的門戶,往西可到有著輝煌日落景色的尼格瑞爾(Negril),那裏有綿延七公里長的白色沙灘,沿著海邊還有擁有私人裸體海灘的豪華度假飯店,幾乎每家酒店夜夜都舉行著牙買加之夜的沙灘派對。往南進入起伏的蔗田綿延的丘陵地帶,可到生產蘭姆酒的Appleton 莊園和野生鱷魚、鳥類天堂的黑河,再繞過那些取著奇怪名稱像是燒烤谷(Barbeque Bottom)、快步(Quick Step)的村子,進入環繞著深谷、岩石、莽莽叢林的鬥雞山(Cockpit)。往東則可去法爾茅斯(Falmouth)沿著山谷流暢的瑪莎布裏河(Martha Brae Rive)乘竹筏漂流,想享受牙買加最豐美的大自然,這裏提供太多讓人難以抉擇的選擇。只不過,在這夢之海灣裏,那些觀光豪客贊嘆不已的夢之海灘是本地人的禁地,而本地人的海灘則隨時開放,提供觀光客「打成一片」的機會,這夢灣?做的究竟是誰的夢呢?

 

到瑪莎布裏河竹筏漂流,是來到夢灣享受牙買加豐美大自然,不可不去的活動ㄓㄧ。我安穩的坐在竹筏的椅子上順流緩緩而下,船夫撐著長竿熟撚的控制著航向,河道兩岸盡是密密的叢林,巨大的攀緣植物和蕨類不時擦過身體,一隻蒼鷺翩然掠過天空,小鳥清著嗓子在唱歌,河水清清、涼風習習,真是水映峰來峰戲水,有詩有畫又有情,好不愜意。更有趣的是,水流清淺處常有頭上頂著貨品叫賣手工藝品、飲料的小販,就站在河中央追著船走一路纏著你買。蕩漾的水中,船夫說起了這河的故事:在數百年前尋找黃金的西班牙人,強迫阿拉瓦印地安女人瑪莎布裏,逼迫她帶他們去尋找黃金。瑪莎布裏於是誘導西班牙人走入密林中的隱秘洞穴,祈求河神的協助,把西班牙人淹死了,自己也犧牲了生命。之後,西班牙人堵住了那個洞口,這條河於是有了一個新名字-瑪莎布裏河。他說,至今,瑪莎布裏的靈魂依然守護著那個傳說中的黃金洞穴。流水滔滔、波光閃閃,陽光萬裏在流水上閃爍著黃金般的色澤,點亮了一張張流著淚水與血的牙買加滄桑臉孔,不知不覺已到了盡頭。

 

在飛躍遺忘之海的回家路上,我回望著這一片加勒比海藍,終於知道,遺忘,竟是那麼的難。

ky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