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只是一個不經意,就改變了季節、改變了年代,從關西機場連換了數趟的電車來到郡山市,視野也彷彿從一幅現代畫慢慢被推移至一張老照片。走出近鐵郡山站,只覺得這個昔日的城下町,有著一股濃厚的日本傳統氣息,雖然沒有京都和奈良的貴族氣,但是卻像一扇回首的窗戶,一推開就是優雅的遠山近景和綻放著歷史芬芳的庭園。

 

我拿著地圖、拎著行李,穿梭在陌生的狹窄街道上,尋找在機場預定的旅館,窄街上一棟棟江戶時期大和格子窗的木造古老屋敷,古色古香的彷彿聽得見三味線的聲音似的,讓我的腳步不知不覺的慢了下來,正當走走停停、東張西望之際,一位先生跑過來熱心的幫我提行李、帶路,一邊走他一邊說郡山城為豐臣秀吉的弟弟豐臣秀長所建,當時的幕府為了鞏固經濟與防禦,將家臣、武士與工商業人士集中在城下方便掌控,城下町的街坊皆按照職業分類以鑲嵌花樣構成,不過狹窄的街道看起來都差不多,陌生人很容易迷路。

他帶著我繞過魚町、茶町、鹽町、豆腐町、紺屋町,來到雜榖町找到了我所投宿的尾川旅館。才掀開暖簾,穿著和服的女主人立刻趨前關心的問候、遞上脫鞋、接過行李,舉止優雅的奉上一杯翠綠綠的抹茶。我雙手捧起抹茶,詢問她有關郡山金魚養殖的情形,她立刻請出了男主人尾川惠宥先生,催促他先帶我去郡山金魚資料館查詢,屋外寒氣侵肌但是一股溫馨的暖意油然而生。

金魚資料館座落在市區西南方一大片的魚池之間,由大和錦魚園的第一代老闆鳩田正治創立於1982年,當時他擔任郡山市中小學生、社會團體金魚生產地觀摩教學的義務解說員,深感這個金魚舞躍的故鄉,卻沒有一個金魚有關的資料館,而把它當作畢生的願望,親手建設了100坪的魚池,逐漸擴建而成。館內的收藏室內典藏著江戶、文正時期描繪著古人與金魚之間的珍貴錦繪以及寬延一年安達喜之所著,日本最古老的金魚飼育法文獻「金魚養玩草」等民俗資料。

室外庭園中矗立著一生致力於金魚學術研究的農學博士松井佳一的銅像,開放的迴廊邊擺至著三十多個玻璃水漕,水漕內蒐集著原種金魚、緋鮒、高級金魚和頻臨滅絕的金魚品種,此外還收藏了農業時期金魚養殖、販賣的器具。館外的魚池畔矗立著由全國愛魚者及業者捐贈的金魚觀音像,以慈愛的眼光保佑著金魚的成長,觀音手掌上捧著一尾象徵著幸福的青色金魚。

 

出典:郡山金魚資料館ホームページ

尾川先生請來現任館長鳩田先生為我解說,說起金魚的歷史鳩田如數家珍,他說金魚原產於中國揚子將下游的浙江省和江西省一帶,根據古書記載晉代時在中國南部即已發現野生的紅鯽魚,到了宋朝初年金鯽魚被視為充滿神秘性而放生在寺廟的池塘裡,遂逐漸馴養成為觀賞魚。

日本是在柏厚天皇文龜二年(明朝神宗時代,1502年)首次由中國引進金魚,不過當時京都正值農民革命,金魚因而蒙受損失。在德川幕府時期(1616-1619年間)再次從中國引進和金、琉金、初目金等金魚品種,元祿年間(1688-1703)在江戶一帶開始金魚的養殖,經過選擇、雜交的方式,至今已培育出蘭鑄、荷蘭獅子頭、地金土佐金、朱文錦、東錦、秋錦等色彩豐富、型態美麗的獨特品種。化政年間(1804-1829)觀賞金魚的風氣逐漸普遍到了民間,東京江戶川一帶成為日本的第二個金魚生產中心,淺草附近開張了無數家的金魚專賣店,到了夏天的時候,金魚的叫賣聲音成為當時江戶的夏之風物詩。

他笑著繼續說,在室町時代金魚才真的叫「金」魚,當時一尾金魚身價十兩黃金,王公貴族們以琉璃盆飼養金魚,後來幕府認為太過萎靡還曾下令禁止呢!郡山開始養殖金魚是在大約270年前(1724年),由當時城主柳澤吉里的從甲婓國(山梨縣)到大和郡山擔任籓主時,他的家臣橫田又兵衛帶來金魚送給籓主當玩賞物,並且交給下級武士秘密飼養,從德川末期明治初期(1868年),金魚的養殖技術才普遍流傳至民間,郡山氣候、水質非常合適因此大量飼養。之後,愛知縣彌富與其他地區也陸續出現金魚養殖場,明治維新後政府獎勵農家飼養,日本人以其特有的研究熱心,不斷培育新出珍奇的品種,金魚養殖業因此迅速發展,甚至大量出口行銷至東南亞及歐美各國,在國際上享有一定的聲譽。

離開資料館,尾川先生說要幫我介紹郡山金魚錦鯉協會會長幸田繁男先生,我們沿著一窪漥接續不斷的魚池漫步前行,我忍不住的說對金魚只有小時候在市集撈魚玩樂的印象,真沒想到一尾小小金魚還有這麼悠遠的歷史呢!尾川先生說:「哦!那是和金,郡山生產的金魚百分之七十都是這一種。」池畔的小水溝突然濺起嘩啦的水聲,哇!是隻小金魚呢!真不愧是金魚之鄉。我和尾川先生幾乎同時說「那一定是和金!」

幸田先生擁有養殖場以及專賣店幸田金魚園,我們到的時候他正忙著出貨,把金魚裝在大塑膠袋內灌上空氣裝箱打包,十分忙碌。我走到養殖池邊看著一堆紅白相間的金魚,既艷麗又優雅,真是可愛極了!幸田告訴我,目前郡山的養殖戶大約有一百戶,全部都是從明治時代就開始養殖至今,養殖總面積佔一百四十公頃,每年平均生產八千萬尾金魚、錦鯉六百萬尾,佔全日本的百分之五十,養殖的種類有二十多種,以和金、琉金居多。他嘆息的說以前還更多,現在因為日漸都市化,水質變差了養殖戶也逐漸減少,他說東京的情況更嚴重,江戶川養殖池週邊變成了住宅區,生產環境惡化,現在集中到埼玉縣和千葉縣一帶。

官網:http://www.kingyo-land.jp/

養殖金魚是長時間的辛勞工作,每年初春開始就得準備金魚的繁殖作業,一直要忙到十月為止,金魚對外界環境中的溫度變化極為敏感,因此不僅得注意溫度變化冬天防寒、夏天防熱,還要注意水的酸鹼度。繁殖成敗的關鍵在於親魚(種魚)的選擇,不僅要身體健壯、色澤艷麗、體態勻稱、鱗片無缺還要尾鰭肥大、特徵明顯的二至三齡的魚,幸田說二、三齡的魚兒就好像十七、八歲的少女,正是最青春美麗的時候。

四月份是金魚的產卵殖期,初孵化的魚苗像細細的針全身透明,要等兩三天魚苗的卵黃曩消失後開始餵食,魚和人一樣的生長發育快慢不同,為了怕牠們自相吞食,十天半個月內就需以白湯匙開始選別,大概要經過五次以上的選別。四月到十月是魚的成長期,十月後天氣轉涼魚就停滯不長,這期間還要用小蘇打水浸洗預防魚病,真是比照顧小嬰兒還費事。

幸田強調飼養金魚既可陶冶性情又能美化環境,所以要付出愛心和耐心,他說日本金魚以身短尾長型態、色相優美著稱,近百年以來特別注重品質的改良,在日本各地區每年都會舉行金魚品評會,除互相觀摩技術交流外,也選出優良品種給與獎賞以資鼓勵。日本人尤其愛好體型短圓似蛋的高級金魚蘭鑄,明治十七年時在東京淺草舉行首屆的品評會,每年的十一月三日秋高氣爽時節是舉辦全國蘭鑄金魚品評大會的時候,所有愛魚者都把注入愛情飼養、引以為傲的優秀魚送來參加品評,讓參觀群眾為之感動不已,得獎的金魚都封給與日本大相撲同樣的名號,「大關」就是最高等級的優等獎。大和郡山每年還會舉辦全國撈金魚選手拳大賽,2016年總決賽為8月21日在大和郡山市總合公園多目的体育館,盛況空前呢!

 

透明的玻璃魚箱內,蘭鑄遍體金黃色胖嘟嘟的身軀,頭部隆著肉瘤,悠哉悠哉的游著,的確有那麼一點帝王相,最貴的標價要數十萬日幣呢,真是不同凡響。結束了採訪工作,我到小川二樂窯買了兩隻紅土燒製的金魚土鈴作為紀念,這個華麗的金魚土鈴也流傳了百年,當時還是籓主柳澤吉里御用的珍玩呢!回到旅館已是夕陽西下,靜寂的庭園中傳來竹管引出的淙淙水聲,我凝視著悠遊在小池塘內的金魚,想起莊周的非魚不知魚之樂的論說,只覺得那個回答真好,你不是我又怎知我不知魚之樂呢?

 

 

 

備註:這是2007年的一篇舊作,發表於華航機上雜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嬉遊記

ky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